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格格党>极品兵王混山村>第1809章 傻眼了

第1809章 傻眼了(第1页)

听到大猩猩的话,许飞也是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没想到这样恐怖的存在,还这么的……自恋!“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这片遗迹的规则越来越排斥你了,出去吧!”大猩猩说道。“还有一件事!”许飞急忙说道:“那个……猩哥,你知不知道一个叫落阳的人,就是很多年前进来这里,被你打死的那个?”“落阳?”大猩猩眉头一挑:“你认识他?”“额,那是我姐夫!”许飞挠了挠头,说道:“我姐,也就是他妻子,现就在外面呢,希望我能把他的遗骸带出去!”“遗骸……”大猩猩脸色古怪的看着许飞说道:“他压根就没死,哪来的遗骸?”“啊?”许飞顿时傻了眼!没死?这不禁让他的大脑一下子就宕机了。元伶那么言之凿凿的说她丈夫已经死了,结果现在听大猩猩说没死?不过他也能够理解元伶,毕竟面对大猩猩这样恐怖的存在,谁会有生的希望呢?“他在哪?”许飞急忙问道。“我已经将他收为了弟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悉心教导,他的实力也得到了质的飞跃,现正在闭关!”大猩猩说道。“这……”许飞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大猩猩,一脸苦涩的说道:“这也太离谱了,不过我姐得知这个消息,肯定开心死了。”“他是个奇才,当初我也是动了恻隐之心,也或许是我一个人在这里太过孤单寂寞,所以才会将其收为弟子,以此教导他来打时间。”大猩猩接着说道:“你先出去吧,他正值突破阶段,一旦突破至离道境,自然会离开此地。”“好,哎等等!”许飞刚要转身离去,却突然脚下一顿,转头看向大猩猩,皱眉说道:“不对啊!”“怎么?”大猩猩疑惑的看着他。“我姐早就成为离道境强者了,而且已经臻至大成境界。我那素未谋面的姐夫,都拜你为师了,竟然还没突破离道境?”许飞脸色古怪的看着大猩猩的说道:“这么多年,你到底是在教导人家,还是在误人子弟啊?”闻言,大猩猩差点没暴走!这话是真特么气人!“你懂个六啊!”大猩猩瞪着许飞,没好气的说道:“他拜我为师后,我可是亲自为他废掉了所有修为,并重塑了根基,一切从头再来的!”“这么跟你说吧,一名修真者能否走的更远,根基乃是重中之重!”“落阳尽管修为并不高,但在同境界之中,几乎会成为无敌的存在!”许飞暗暗咂舌,没想到他那位素未谋面的‘姐夫’,竟然会有如此机缘!“猩哥,那我的根基,是不是也要重塑一下?”许飞问道。“你?”大猩猩毫不客气的说道:“你的根基已经是无可比拟的了,你可是我主人的一缕神魂所化,天底下的人,谁能比得上你?”听到这话,许飞不禁眼睛一亮,但还是没好气的说道:“你别一口一个神魂所化,我可是我妈十月怀胎生出来的。”“还有,你主人许风,也就是我许飞,我许飞也就是许风,我们就是同一个人,也就是说,我从始至终都是你的主人!”“以后,你对我也客气点,不然等我成神的那一天,我可不敢保证我不揍你!”大猩猩撇了撇嘴:“等你成神的那一天再说吧!”话音一落,他直接大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量涌现,许飞顿时就消失在了原地。此时失落的世界外面,气氛无比的紧张,一副剑拔弩张的局面。由于莫干对许飞出言不逊,白贞贞强势出手将其击杀,其家族的三个老家伙愤而出手,结果也全都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白贞贞的强势,着实震慑了在场大多数的人。在场的所有外界生物,脸色全都不怎么好看,因为就在刚刚,白贞贞放话,如果许飞真的死在了遗迹里面,那她就会让所有进入遗迹之人陪葬!这话无疑是激怒了所有的外界生物,可碍于白贞贞的实力,以及旁边还有个元伶在虎视眈眈,所以一时间并没有人出手。他们都在等,等许飞!因为古山说了,他感觉到许飞并没有死!还有天杀族的几个老家伙,因为从古山的口中得知,君越已经落入了许飞的手里。他们也是第一次希望,许飞还活着。“古山,你当真觉得那许飞还活着?”有人忍不住问道。“嗯!”古山点了点头。当时众人察觉到那大恐怖的存在出现,全都一哄而散,四散而逃!就连他也不例外,急忙逃出了失落的世界。但许飞却是一动不动地留在了原地。许飞呆愣原地,忘记逃跑了吗?这显然不可能!许飞是煞笔吗?那更不可能!尽管他对许飞的了解并不多,认识的时间也

不长,但以他对许飞的印象,许飞就是一个猴奸猴奸的人。当时那种情况,许飞没有选择逃跑,那必然是有着一定的原因!所以,他几乎可以断定,许飞铁定没死!因为像许飞那么奸的人,绝不会拿他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噗!就在这个时候,前方水平面一阵荡漾,紧接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啊!是他!竟然真的是他!”“妈的,被古山那家伙说中了,他果然没死!”“嘶!天啊,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没错,这道身影正是许飞,而随着他的出现,现场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声!“许飞!”见到这一幕,白贞贞也是又惊又喜!而站在一旁的元伶同样是紧紧地盯着许飞,眉宇间透露着一抹期待之色!“这个家伙……”古山眼睛陡然一眯,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同样想不通许飞到底是如何活下来,并且活着出来的。“大家好啊!”许飞跃上白贞贞所在的山峰,看着周围的人群笑着说道:“没想到大家都在这里迎接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死不要脸!”涟漪圣地的青衣忍不住啐了一句。“许飞,你能出来真的是太好了!”白贞贞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下子扑进了许飞的怀里:“我担心死了。”

不长,但以他对许飞的印象,许飞就是一个猴奸猴奸的人。当时那种情况,许飞没有选择逃跑,那必然是有着一定的原因!所以,他几乎可以断定,许飞铁定没死!因为像许飞那么奸的人,绝不会拿他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噗!就在这个时候,前方水平面一阵荡漾,紧接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啊!是他!竟然真的是他!”“妈的,被古山那家伙说中了,他果然没死!”“嘶!天啊,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没错,这道身影正是许飞,而随着他的出现,现场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声!“许飞!”见到这一幕,白贞贞也是又惊又喜!而站在一旁的元伶同样是紧紧地盯着许飞,眉宇间透露着一抹期待之色!“这个家伙……”古山眼睛陡然一眯,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同样想不通许飞到底是如何活下来,并且活着出来的。“大家好啊!”许飞跃上白贞贞所在的山峰,看着周围的人群笑着说道:“没想到大家都在这里迎接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死不要脸!”涟漪圣地的青衣忍不住啐了一句。“许飞,你能出来真的是太好了!”白贞贞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下子扑进了许飞的怀里:“我担心死了。”

不长,但以他对许飞的印象,许飞就是一个猴奸猴奸的人。当时那种情况,许飞没有选择逃跑,那必然是有着一定的原因!所以,他几乎可以断定,许飞铁定没死!因为像许飞那么奸的人,绝不会拿他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噗!就在这个时候,前方水平面一阵荡漾,紧接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啊!是他!竟然真的是他!”“妈的,被古山那家伙说中了,他果然没死!”“嘶!天啊,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没错,这道身影正是许飞,而随着他的出现,现场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声!“许飞!”见到这一幕,白贞贞也是又惊又喜!而站在一旁的元伶同样是紧紧地盯着许飞,眉宇间透露着一抹期待之色!“这个家伙……”古山眼睛陡然一眯,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同样想不通许飞到底是如何活下来,并且活着出来的。“大家好啊!”许飞跃上白贞贞所在的山峰,看着周围的人群笑着说道:“没想到大家都在这里迎接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死不要脸!”涟漪圣地的青衣忍不住啐了一句。“许飞,你能出来真的是太好了!”白贞贞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下子扑进了许飞的怀里:“我担心死了。”

不长,但以他对许飞的印象,许飞就是一个猴奸猴奸的人。当时那种情况,许飞没有选择逃跑,那必然是有着一定的原因!所以,他几乎可以断定,许飞铁定没死!因为像许飞那么奸的人,绝不会拿他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噗!就在这个时候,前方水平面一阵荡漾,紧接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啊!是他!竟然真的是他!”“妈的,被古山那家伙说中了,他果然没死!”“嘶!天啊,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没错,这道身影正是许飞,而随着他的出现,现场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声!“许飞!”见到这一幕,白贞贞也是又惊又喜!而站在一旁的元伶同样是紧紧地盯着许飞,眉宇间透露着一抹期待之色!“这个家伙……”古山眼睛陡然一眯,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同样想不通许飞到底是如何活下来,并且活着出来的。“大家好啊!”许飞跃上白贞贞所在的山峰,看着周围的人群笑着说道:“没想到大家都在这里迎接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死不要脸!”涟漪圣地的青衣忍不住啐了一句。“许飞,你能出来真的是太好了!”白贞贞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下子扑进了许飞的怀里:“我担心死了。”

不长,但以他对许飞的印象,许飞就是一个猴奸猴奸的人。当时那种情况,许飞没有选择逃跑,那必然是有着一定的原因!所以,他几乎可以断定,许飞铁定没死!因为像许飞那么奸的人,绝不会拿他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噗!就在这个时候,前方水平面一阵荡漾,紧接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啊!是他!竟然真的是他!”“妈的,被古山那家伙说中了,他果然没死!”“嘶!天啊,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没错,这道身影正是许飞,而随着他的出现,现场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声!“许飞!”见到这一幕,白贞贞也是又惊又喜!而站在一旁的元伶同样是紧紧地盯着许飞,眉宇间透露着一抹期待之色!“这个家伙……”古山眼睛陡然一眯,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同样想不通许飞到底是如何活下来,并且活着出来的。“大家好啊!”许飞跃上白贞贞所在的山峰,看着周围的人群笑着说道:“没想到大家都在这里迎接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死不要脸!”涟漪圣地的青衣忍不住啐了一句。“许飞,你能出来真的是太好了!”白贞贞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下子扑进了许飞的怀里:“我担心死了。”

不长,但以他对许飞的印象,许飞就是一个猴奸猴奸的人。当时那种情况,许飞没有选择逃跑,那必然是有着一定的原因!所以,他几乎可以断定,许飞铁定没死!因为像许飞那么奸的人,绝不会拿他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噗!就在这个时候,前方水平面一阵荡漾,紧接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啊!是他!竟然真的是他!”“妈的,被古山那家伙说中了,他果然没死!”“嘶!天啊,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没错,这道身影正是许飞,而随着他的出现,现场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声!“许飞!”见到这一幕,白贞贞也是又惊又喜!而站在一旁的元伶同样是紧紧地盯着许飞,眉宇间透露着一抹期待之色!“这个家伙……”古山眼睛陡然一眯,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同样想不通许飞到底是如何活下来,并且活着出来的。“大家好啊!”许飞跃上白贞贞所在的山峰,看着周围的人群笑着说道:“没想到大家都在这里迎接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死不要脸!”涟漪圣地的青衣忍不住啐了一句。“许飞,你能出来真的是太好了!”白贞贞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下子扑进了许飞的怀里:“我担心死了。”

不长,但以他对许飞的印象,许飞就是一个猴奸猴奸的人。当时那种情况,许飞没有选择逃跑,那必然是有着一定的原因!所以,他几乎可以断定,许飞铁定没死!因为像许飞那么奸的人,绝不会拿他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噗!就在这个时候,前方水平面一阵荡漾,紧接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啊!是他!竟然真的是他!”“妈的,被古山那家伙说中了,他果然没死!”“嘶!天啊,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没错,这道身影正是许飞,而随着他的出现,现场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声!“许飞!”见到这一幕,白贞贞也是又惊又喜!而站在一旁的元伶同样是紧紧地盯着许飞,眉宇间透露着一抹期待之色!“这个家伙……”古山眼睛陡然一眯,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同样想不通许飞到底是如何活下来,并且活着出来的。“大家好啊!”许飞跃上白贞贞所在的山峰,看着周围的人群笑着说道:“没想到大家都在这里迎接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死不要脸!”涟漪圣地的青衣忍不住啐了一句。“许飞,你能出来真的是太好了!”白贞贞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下子扑进了许飞的怀里:“我担心死了。”

不长,但以他对许飞的印象,许飞就是一个猴奸猴奸的人。当时那种情况,许飞没有选择逃跑,那必然是有着一定的原因!所以,他几乎可以断定,许飞铁定没死!因为像许飞那么奸的人,绝不会拿他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噗!就在这个时候,前方水平面一阵荡漾,紧接着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啊!是他!竟然真的是他!”“妈的,被古山那家伙说中了,他果然没死!”“嘶!天啊,他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没错,这道身影正是许飞,而随着他的出现,现场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声!“许飞!”见到这一幕,白贞贞也是又惊又喜!而站在一旁的元伶同样是紧紧地盯着许飞,眉宇间透露着一抹期待之色!“这个家伙……”古山眼睛陡然一眯,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同样想不通许飞到底是如何活下来,并且活着出来的。“大家好啊!”许飞跃上白贞贞所在的山峰,看着周围的人群笑着说道:“没想到大家都在这里迎接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死不要脸!”涟漪圣地的青衣忍不住啐了一句。“许飞,你能出来真的是太好了!”白贞贞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下子扑进了许飞的怀里:“我担心死了。”

书友推荐:多雨之地极品维修工九玄之王凶祟嫂子,我不是真的傻子!孟大小姐梨涡(骨科产奶1v1)首辅大人的小青梅(重生)故人之妻美人NPC在无限世界为所欲为虐文求生游戏延迟热恋她的山,她的海李宗强琴琴卷王的九零年代囚鹤灯花笑再敢躲一下试试?姜糖微微甜段雅馨林小涛
书友收藏:苦夏(骨科H)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大国崛起重生1978搞科研我靠造梦制卡爆红联邦[综原神]骑兵队长想要回家大国崛起:重生1978搞科研绝对权力,分手后走上仕途巅峰!巅峰贺医生和叶老师天生尤物【快穿】高H离婚后,我转身娶了女领导蛟龙出渊,十个师姐又美又飒!京雪之夜姜云山宁景瑜徐文东林伊人段雅馨林小涛重生表白失败,校花急了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让我臣服妙手天医陈阳
开局揭皇榜,皇后竟是我亲娘官途,搭上女领导之后!千里宦途升迁之路官道征途:从跟老婆离婚开始权力巅峰:从城建办主任开始官梯险情相亲认错人,闪婚千亿女总裁二嫁好孕,残疾世子宠疯了不乖官路女人香学姐蓄意勾引深入浅出仙帝重生,我有一个紫云葫芦财阀小甜妻:老公,乖乖宠我空白在综艺直播里高潮不断重回2009,从不当舔狗开始透骨欢爱欲之潮NP直上青云深度补习>上流社会共享女友镇龙棺,阎王命上瘾禁忌爱欲之潮假千金身世曝光,玄学大佬杀疯了臣服议事桌上的官途:权力巅峰开局手搓歼10,被女儿开去航展曝光了!关于我哥和我男朋友互换身体这件事村野流香闪婚夜,残疾老公站起来了师娘,你真美迟音官妻太荒吞天诀乡村绝色村姑九天剑主春漾穿成虐文主角后我和霸总he了日复一日真千金霸气归来,五个哥哥磕头认错机娘世界,校花老师要上天了农门医女:我带着全家致富了大明:诏狱讲课,老朱偷听人麻了四合院:带着娄晓娥提前躺平蛟龙出渊,十个师姐又美又飒!被骂赔钱货,看我种田跑商成富婆悟性逆天:模型机悟出龙警3000!脱下她的情趣内衣山雨欲来离婚后,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小夫人奶又甜,大叔彻底失了控我委身病娇反派后,男主黑化了图谋不轨七零甜蜜蜜,糙汉宠翻小辣媳末世:开局疯狂囤物资,美女急哭了千亿总裁宠妻成狂病弱太子妃超凶的医妃她日日想休夫放开她,让我来财阀小娇妻:叔,你要宠坏我了!搬空敌人珍藏后,疯批王爷我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