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排行周排行月排行日推荐周推荐月推荐

格格党>欲奴>第294章

她还是摇头,语气十分坚定:“我夫妻二人,生死与共。”秦大王又失望又伤心,双眼血红:“丫头,今天若是出了这个门,以后,你二人的死活,老子再也不管了,也不跟你们再见一面了……妈的,赵德基,他真就那么重要?”他本想说,“赵德基难道比老子还重要”这话临出口,又变了,丫头,竟然,又为赵德基,跟自己翻脸。花溶忽然笑起来。这个时候,丫头竟然还能笑?秦大王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妩媚的眼神、温柔的笑容,怒道:“你笑什么?”“秦尚城,对我来说,皇帝远不如你!”“!!!!”“秦尚城,谢谢你,我不会死的,你放心。只是,鹏举,他是大宋的宣抚使,执掌一方军队,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此时临阵脱逃,算什么呢?那样,跟秦桧等人又有何区别?”“我不死,以后你再来看我,我还煎茶给你喝……”如无形的柔软的一刀,秦大王几乎要崩溃,看看案几上那些精美的茶具,刚刚过去的温存掠过心底,仿佛每一样之上,都还有她的余温,那么亲切那么温暖。正因为如此,自己更是不能让她涉险。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可是,他还是站在门口,牢牢地把住出路,忽然开口:“老子还有一个主意……”“什么主意?”“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乱世自古出英豪。既然赵德基逊位,太后听政,一个孤老婆子和黄口小儿,有甚主意?天下各路兵马一定处于观望之中,一番内乱是少不了的。岳鹏举,你不如揭竿而起,你襄阳有几万大军,凭你的才能,也许能成就一番霸业。当年,赵氏太祖,岂不就是趁着后周老柴家孤儿寡母起兵,夺得天下?他做得,别人干么做不得?苗刘二人名不见经传,略施小计,尚且拿下赵德基,如今的赵氏天下,有何屏障可言?他信任的四大将,除了韩忠良稍好,张俊、刘光,有何本事?都是不堪一击!老子早已分析过,你这些年征战,为宣抚使后,独领一军,有了一定根基,放手一搏,也许……”二人听得目瞪口呆。秦大王见二人这种表情,恨恨地“啐”一口:“妈的,算老子对牛弹琴。你二人要去送死就去。从此,死活跟老子无干。”他转身就走。花溶想问问他要去哪里,却没有开口。岳鹏举也没有开口。夫妻二人均是同样心思,此事艰险,秦大王犯不着进来蹚这趟浑水。只是,二人忽然想起儿子,夫妻犯险也还罢了,儿子怎么办?心里忽然非常沉重,“尽忠”二字,说起来挺动听,可真要做起来,谁又知道其中的艰险?尤其是岳鹏举,妻子伤病多时,好不容易活回来岂能再轻易涉险?他沉思一下:“秦大王说得也不无道理,你不需回宫,立刻带着儿子去一个安全地方。”“这怎可以?”“有何不可?我自然会兴兵勤王,纵然凶险……”他本想说,“纵然凶险,也算一死报君王,尽心了,犯不着赔上妻子儿子性命”,可是,情知如此,妻子更不肯走,立刻住口。花溶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柔声说:“鹏举,我们总是在一起。”他立刻说:“也好。你不需回京,就带着儿子和我在军中。”如此,再不济也能护住妻子。花溶沉思一下:“吴湛知我们和皇帝关系匪浅,即便退避,也保不了自身。再说,人人知我们原该在京城,可是,事有凑巧,偏偏这个时候到了平江,如果不回宫,岂不是让有心之人胡乱猜想?无论苗刘叛乱成与不成,我们都会陷入危险的漩涡,轻则名誉扫地,重则千夫所指。因此,不如干脆放手一搏。我先带儿子回京。你沿江召集旧部,再做勤王打算。”岳鹏举立刻反对:“不行,你这一回去,实是吉凶难料。花溶镇定自若:“鹏举,你且放心,即便苗刘再凶逆,也绝不敢公然诛杀陆大人的遗孤……”赵德基封赏陆文龙,是私下的,并未公开,苗刘等人还不知道这孩子的真实身份。花溶之所以敢带儿子回去,便是孤注一掷,心想,只要在合适的时候将孩子的身份公布,二凶必不敢太过杀戮。岳鹏举也想到此层,只是儿子必无危险,但妻子,却无人会顾忌她的安危了。花溶嫣然一笑:“自古两军交战,就顾不得老小。只要你领军在外,苗刘二人必顾忌三分。纵是危难,我会先谋脱身之策。”岳鹏举一直摇头:“我看不出有何脱身之计。”“你忘了翟汝文翟大人?秦桧远避,朝里必是由他主持,与逆凶周旋,他必然会有办法。”花溶此言其实并无说服力,但她态度坚决,岳鹏举知道妻子性情,阻止不住,再说,当今之计,也不得不如此。岳鹏举点点头:“我先布兵拦截出京的邮筒,信函公文全不拆封,直接销毁。”夫妻二人商议停当,岳鹏举便派了最信任的四名卫士,藏好兵甲,一路护送花溶母子回京。一路并无任何阻拦,苗刘二人大军都屯在皇城里,对郊外并无什么把守。花溶刚回家,只见一个女子冲出来,喊一声:“花姐姐。”花溶一看她这身打扮,完全是婢女模样,却是婉婉。花溶屏退左右,婉婉语带哭泣:“花姐姐,大事不好了,苗刘兵变,九哥危险……”花溶点点头:“我已经知道了,正是如此,才赶回来的,婉婉你不需慌张。”婉婉一听她原本在江平,事发后,反倒赶回来,一愣:“花姐姐,你们……”“鹏举正在召集旧部、联络几大将领一起勤王。婉婉暂且放宽心。”婉婉喜道:“太好了,我马上进宫报告太后。”花溶也不挽留,和婉婉再商议几句,婉婉便乔装出门回宫。婉婉一走,花溶立刻闭门休息,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凶险。可是,一人在家,坐卧不安,吃睡不香。这一年多,她从未和岳鹏举如此分离,早已习惯了两人在一起的日子,骤然一人,心里空落落的,更觉得凄清。如果说之前对营救赵德基还有过丝毫犹豫,但今日进宫,却更加深了决心。不止赵德基,太后、天薇甚至婉婉,众人的性命都捏在二凶手里。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即便没有赵德基,自己二人也断断不会坐视不理。且说苗傅刘正彦二人兵变成功,为了维持皇宋的体面,太后不得不每天带着小皇帝赵俊一起上朝,召见百官。百官见苗刘二人横行,许多便借口称病,不上朝;而赵俊年幼,哪里坐得住?每天做不到半个时辰,便借口便溺,跑去后宫找潘贤妃玩耍。只得太后一人艰难独撑。为了有个商议,她便让天薇躲在后堂听奏。正文好在苗刘二人为堵天下悠悠之口,依旧让翟汝文主持日常事务,做个挂名的傀儡宰相。如此,太后倒也名正言顺可以单独召见翟汝文。这一日,太后接到婉婉的消息后,立刻召见翟汝文应对。天薇也在场,并不回避。太后说:“老身带着个幼儿,听政终不是办法。”翟汝文说:“现在苗刘二人畏惧虏人,又畏惧江上诸军,只得挟天子以令天下。”一边的天薇公主立刻说:“若是江上诸军不能飞速救援,只恐苗刘行凶。”“江上主要有张俊和刘光的两军,另有岳鹏举的一些旧部和他进京带的一千兵马。武将之外,还有镇江督师的文臣吕颐浩和张浚。王渊当初中了苗刘调虎离山计,派了的伏兵在天竺寺,由辛永宗率领,兵变后,辛永宗已经逃走,想必是去告知张吕二人,他们必然相救。”太后稍稍心安,低声说:“老身知岳鹏举之妻回了京城,但不知如何才能召见。”翟汝文心里很是意外,兵变后,花溶居然主动回京,心里不禁对她增添了一丝敬重,就说:“臣早知岳鹏举有忠义之心,他的妻子也见过,很有义气,非寻常女子可比。但吴湛把守皇城,他已私通二凶,如果岳夫人贸然进城,反倒不美,臣待设法名正言顺,召她入宫方是正事。”

书友推荐:嫂子,我不是真的傻子!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多雨之地升迁之路黄昏分界蓄意女配她只想被渣(nph)麝香之梦(nph)没你就不行之新征途大王万万不可!低音调官场:从离婚后扶摇直上宦海官途深宫太子妃DNF:我能召唤二姐上钩巫师:从骑士呼吸法开始肝经验君榻夏诗怡陈阳你们直男都这样吗?
书友收藏:女主又被反派哄跑了[快穿]妙手小神医妙手天医陈阳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别问我谁是迪斯科[八零]夫郎弱小可怜但能吃就要触手贴贴!夏诗怡陈阳妙手小神医千里宦途藏起孕肚:恢复亿万千金身份,离婚!妙手小神医昭昭春日借种( 1V1 高H)大国崛起重生1978搞科研你再凶一个试试?重生表白失败,校花急了妙手小神医夏诗怡陈阳妙手天医陈阳夏诗怡小说免费阅读起点文男主是我爸美人通关只想靠实力[无限]
开局揭皇榜,皇后竟是我亲娘官途,搭上女领导之后!千里宦途升迁之路官道征途:从跟老婆离婚开始权力巅峰:从城建办主任开始官梯险情相亲认错人,闪婚千亿女总裁二嫁好孕,残疾世子宠疯了不乖官路女人香学姐蓄意勾引深入浅出仙帝重生,我有一个紫云葫芦财阀小甜妻:老公,乖乖宠我空白在综艺直播里高潮不断重回2009,从不当舔狗开始透骨欢爱欲之潮NP直上青云深度补习>上流社会共享女友镇龙棺,阎王命上瘾禁忌爱欲之潮假千金身世曝光,玄学大佬杀疯了臣服议事桌上的官途:权力巅峰开局手搓歼10,被女儿开去航展曝光了!关于我哥和我男朋友互换身体这件事村野流香闪婚夜,残疾老公站起来了师娘,你真美迟音官妻太荒吞天诀乡村绝色村姑九天剑主春漾穿成虐文主角后我和霸总he了日复一日真千金霸气归来,五个哥哥磕头认错机娘世界,校花老师要上天了农门医女:我带着全家致富了大明:诏狱讲课,老朱偷听人麻了四合院:带着娄晓娥提前躺平蛟龙出渊,十个师姐又美又飒!被骂赔钱货,看我种田跑商成富婆悟性逆天:模型机悟出龙警3000!脱下她的情趣内衣山雨欲来离婚后,渣爹做梦都在偷妈咪小夫人奶又甜,大叔彻底失了控我委身病娇反派后,男主黑化了图谋不轨七零甜蜜蜜,糙汉宠翻小辣媳末世:开局疯狂囤物资,美女急哭了千亿总裁宠妻成狂病弱太子妃超凶的医妃她日日想休夫放开她,让我来财阀小娇妻:叔,你要宠坏我了!搬空敌人珍藏后,疯批王爷我罩了!